小聪明

且不说一个人无法为另一个人的错误而道歉,就是不知真的证实无罪后,诸位愿不愿意为你们的污蔑而公开道歉呢?嘻嘻

ALL ABOUT THEM:

塞尔吉奥•甜心大宝•一笑就化掉•拉莫斯


昨天板鸭对三喵的比赛还是挺精彩的,尤其是上半场

板鸭老铁们传控基础上,不断高压逼抢

恩叔的战术看的不要太爽

就是解说动不动cue皮皮熊干啥子哟,这不是伤口上撒盐么

下半场卢克肖受伤挺吓人的,不过好在没事

塞水整场下来被嘘得厉害,不过之前也料到了

其实那个喷水头没有那么夸张了

这几天老哥你XFXY了,天天被各路人士拎出来开会哈哈哈,可怜的娃

过两天板鸭对格子,超级期待

占tag删!
太激动了!还愿!

我现在怀疑你们)商量好的

👌看他发微博炸成烟花,和室友说我觉得我粉的cp可能zqsg了
亭可爱❤️亭好看

同人写作的界限

_小白二喵_:

排总结部分。

我也有很多现在看了觉得ooc到崩裂的文,但当时写的时候确实很努力地在贴近。文笔不够流畅,人设抓不精准,这些都可以改进。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蒸煮的形象,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写的就是最真实的。
但如果说上限是创作能力,下限是角色理解,那最起码的底线应该是敬畏之心吧。要是对蒸煮连一点爱与尊重都没有,还套人家名字写什么同人呢?

自勉:-)


皆是城池:



对不起我又来闲扯淡了,希望不要为了这个觉得我烦。




在写还梗的时候摸鱼,看到了一篇谈论写同人“能写什么不能写什么”的帖子(原帖在这里:不能在你的同人文章里出现的东西,除非你就是为了OOC)。看了觉得作者其实有很多条说得挺不错的,但大概是最近同人圈又(不好意思我用了又)发生了很多一粉顶十黑程度的事情,所以有些地方大家都有点神经敏感矫枉过正了。




虽然在真正自己动笔写同人的时候并不多,但是我也有一些粗略的想法,想跟大家讨论。




 




1.AU/Crossover/混同




虽然这三者有明显的区别(如果不能准确地区分,作者在标注之前最好询问一下自己的小伙伴),但是核心问题是一样的:能不能将角色置于一个他不属于的环境?




答案是能。




有些意见认为,过度AU是不可接受的(比较常见的争议出现在日漫欧美的混同和Xover,乡土设定、画风差异巨大的作品间的联动←【不好意思楼主一直在做最后这件事情】)。我对这个观点本身没有异议,但是我想强调一下“过度”这个概念。“度”有客观标准么?没有。那么为什么有些作者的AU让人觉得五雷轰顶,有些人的又可以让人觉得“好魔性但是又好有趣”?甚至同一个AU有的人写得就让人眼前一黑,有些人的又让人欲罢不能?




一个(很残酷的)事实出现了:如果真的有“度”存在的话,这个度叫作作者的创作能力。




没有无法开的脑洞,没有不能写的AU,只是有承载不了这个脑洞的文力而已。(比如个人而言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挑战日漫设定写欧美slash,我觉得我100%会被自己雷死。)




 




2.语言风格




流行语能不能用在同人里?方言,俚语呢?




答案依旧是可以。




一篇中世纪风格的文里出现2333自然很诡异,剑与魔法的世界角色们互相咆哮什么鬼和Duang特技也让人怀疑作者的笑点是不是太低。但是一篇论坛体,233,文字颜表,不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吗?




语言风格的选择,要符合这篇同人的背景和氛围,除此之外没有限制。




(这里又要例外一下,如果作者是【有意识】地使用不符合该背景的语言风格来制造一种特殊的效果,也可以接受。比如假如《暮光》里的某个吸血鬼因为意外原因从中世纪沉睡数万年,醒来已经到星际时代,他使用中世纪的语言,一直活着经历数千万年的他CP使用当下的语言,并教他已经改变的文化,两个人在语言学习的过程里重新了解对方,不是个很有意思的设想吗?【楼主随便解剖了一个脑洞给你们举例】)




 




3.作者在作品中的位置




作者/译者在他的文章中进行OS,大量注释,甚至与角色进行对话,是难以接受的吗?




这个有点难说明了。事实上,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让人觉得挺讨厌的。作者是学翻译和文学的,基本上一看翻译下面全是脚注或者译者括号自己的想法,就会想翻白眼。大多数情况下,把这些跟文章内容没有必然联系的内容放在文章之前或之后的FT环节是比较合理的,既满足了作者的话唠,又不破坏文章的连续性。




有一种例外情况是作者要用这种手法达到一个特别的效果。在前面的讨论帖里就提到了作者很喜欢的一部严肃文学作品《寒冬夜行人》,作者卡尔维诺在其中不停的OS并和角色对话,甚至与读者对话,创造的效果是读者加入了故事进程,有一种非常协同的体验。




又比如楼主有生之年看过一篇同人第二人称肉文,作者全程以“你”称呼CP里的男方(没错还是篇BG),写得非常有代入感,极其色气又特别,简直终身难忘。




所以,如果作者OS不是必要,省略它。如果有必要,做得自然些> <




 




4.原著向和AU的优劣




这一条实际上是从1衍生而来的,有一种默认的看法,认为原著向较AU更为“优秀”。无可否认,原著向更需要同人二次创作者对原作品更深入全面的了解(不仅在世界观、人物关系上,甚至也在把握原作语言风格上),这自然增加了原著向同人的写作难度。但事实上,好的AU作品,作者需要做的是自己构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重建这个AU里的角色关系并使之与原来的角色关系形成呼应。这也不是随便就能做好的事情。








5.短篇和长篇




楼主是一个长篇粉!俗话说短篇玩梗,长篇铺剧【没有俗话只是我顺口编的】。能架构起一个足够严谨的世界观,并将剧情铺得清晰紧凑、疏密有致、跌宕起伏非常考验一个作者的功力。并不是说短篇不好,事实上,最为精彩的作品更容易出现在中短篇里【好的创作者也往往是中短篇方面更为出彩】。但是考虑到同人创作的特殊性,短篇很容易沦为一个脑洞一个梗,爽完就跑的牺牲品。同人创作者也很容满足于这种短平快的产粮方式,被很快耗尽热情,陷入一种无法走出既定模式的死局(毕竟短篇是无暇刻画细腻的感情变化的,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只是假定“他们恋爱了/在一起/死了一个/死了一双”之类然后在这个前提下写个小片段而已)。




有余力的创作者挑战一下长篇,会在写作过程中对自己所爱的CP们生出新的感情哟。




【这句是自勉【因为楼主就不敢写长篇




 




6.HE和BE




超超超级老话题,月经贴。HE和BE,哪个比较好。绝大部分人都会套那句“悲剧往往比喜剧更能引起心灵的震撼”来回答说当然是BE水平高(然后很可能其实更喜欢看甜……)。




但是真的“悲剧往往比喜剧更能引起心灵的震撼”么?报仇成功惩恶扬善最后说着“别了,巴黎!”远走高飞的基督山伯爵就不震撼了?简·爱爱情的终成眷属与呼啸山庄的希斯克利夫的死真的可以因为喜悲分高下吗?文学殿堂里尚且都为此争执,娱乐的同人创作更不必因为一个HE和BE来说一篇文章的好与不好。一是我们决计无法达到文字已经美好到需要以悲喜论英雄的程度(当然谁说自己有这个水平我也真的想见识一下……),二是让角色活着或者死,在一起或者分开,真的跟爱不爱这个角色无关,只跟符不符合剧情发展的要求有关。




一篇幸福团圆的故事,让人微笑过欢笑过狂喜过,一篇天涯永隔的故事,让人触动过甚至落泪过,都够了。欢笑并不比泪水廉价,反之亦然。




 




总结.同人创作的界限




说了这么多可能大家觉得楼主一直在和稀泥,这个也可以那个也可以的。那到底什么不可以,同人创作的界限在哪里?




楼主心中同人的界限只有两条:




下限是对角色的理解,上限是作者的创作能力。




没有对角色的理解,不要去谈对角色的爱之类虚无的内容。所有技术层面的问题:混乱的角色关系、娇花照水嘤嘤嘤的受、莫名其妙的黑和不够有说服力的角色死亡都来自于缺乏对角色的了解。连角色基本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尖叫着萌写一篇臆想出来那不叫喜欢。那不叫写同人,就是套个名字YY而已,大可以去cao榴之类的网站下写小黄文,把名字用word全部改成舔的CP。




谨慎地尝试自己没有把握的写作,如果不会写肉,可以从肉渣开始;如果写不了庞大的角色关系,先从一对一开始;如果驾驭不了大量的原创二设,从常见一点的设定开始。冒险是有趣的,但最好一次不要走得太远。如果你没有把握的时候,多听读者的建议,他们也是同一个CP的粉丝,会给你带来很多收获。(没错我在暗示性地吐槽曾经看过在贴子里用巨大红字写出“我就是OOC我就不在乎剧情和性格我就图个爽,不爽不要看不许在楼里批评我都给我滚”的作者。其实我的感觉,大部分读者都是非常包容的,除非真的雷得不能忍受,是不会说批评的话的……面对这种情况,反思一下自己真的有必要。)




 




好了,重复一遍:




同人的下限是对角色的理解,上限是作者的创作能力。除此之外,没有桎梏。




但是它们真的很重要。


咳,不知道有没有大佬发现这个糖!
午夜列车上搜证的时候你鸥和你白坐在了一张床上
四舍五入结婚了👌

白鸥同人汇总【个人向】

胡扯瞎写爱逼逼:

※按时间先后※
※进度已标明※

白鸥-今朝风月皆来〖坑〗http://yuqianer903.lofter.com/post/1ee07f59_10f963ee


1988设定,非亲生母子

白鸥-虚妄情人〖一发完〗http://yuqianer903.lofter.com/post/1ee07f59_110ad581




白敬亭X汪曼春,半现背+角色同人,be向



白鸥-穿堂风 〖一发完〗http://yuqianer903.lofter.com/post/1ee07f59_1185c833

半现背,be向



白鸥-帅府冇鬼〖上〗http://yuqianer903.lofter.com/post/1ee07f59_11d9e6ab


明侦设定,现背,暧昧向

白鸥-帅府冇鬼〖下〗http://yuqianer903.lofter.com/post/1ee07f59_11dbb01e

明侦设定,现背,暧昧向



白鸥-九连环〖上〗http://yuqianer903.lofter.com/post/1ee07f59_11dcb4b8

现背,he



白鸥-九连环〖下〗http://yuqianer903.lofter.com/post/1ee07f59_11dfed1d

现背,he





>>>End

【军烨】久旱

退路。:

Attention:我没有恶意。这只是脑子里的一个画面,就写了。


你知道的,他们当然不可能这么亲密。



--- --- --- --- ---


话说在新一期节目录制的前一晚,大家歇在了目的地附近的一个简陋酒店里。因为房间数量有限,所以组里唯一一个带女儿的夏克立带着夏天单独住了个房间,其它四对父子两两拼房,这胡军和刘烨嘛,自然是被剧组分到了一块儿。


酒店房间实在不大,但是很干净,刘烨这个缺心眼儿的爹把自家娃往床上一放,眼见着小诺一立马像上了发条一样吭哧吭哧找康康去了,他赶紧把外套一脱,跟胡军打了个招呼然后冲进浴室洗澡。哎,条件艰苦,这时候不赶紧洗,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康康哥哥,我们这次要去哪儿你知道吗?”


“康康哥哥,你会唱歌吗?”


“康康哥哥,我唱歌给你听呗!”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化成海……”


长着洋娃娃脸蛋儿的小诺一操着从他爸那儿带过来的东北口音一本正经的唱着最炫民族风,把一向面无表情的康康都逗的忍不住咧嘴笑了。一看自己喜欢的康康哥哥笑了,小诺一兴高采烈扑过去往人脸上吧唧就是一口:“康康哥哥开心吧!我唱歌可好听了!@……、&;&(”!?……)”


胡军躺在床上看着两孩子闹腾,笑而不语。


就在这个时候,舒舒服服在花洒下爽了一把的刘烨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儿:内裤忘拿进浴室里了。


……


哎妈呀。这可咋整。


还能咋整,喊儿子啊,难道还让人师哥帮拿进来吗。


于是刘烨就扯开了嗓子呼唤自家心肝宝贝,为了不丢面子还特意用的法语:“诺一亲爱的,帮爸爸把内裤拿来!”


正手脚并用黏在康康身上的诺一马上哼哼着很不厚道的一通大笑,笑的胡军一头雾水:“诺一你爸说啥呢?”


“他说他没拿,嘿嘿,小裤裤・ω・”,说完诺一就一轱辘翻到地上,开始翻箱倒柜的在行李里找内裤。


这翻了好一会儿,天真的小诺一实在找不到,反而自己跟自己的玩具玩上了。他嘀嘀咕咕的冲浴室说话:“爸爸我找不到你的小裤裤……咸蛋超人打坏女巫……嘣!嘣!”


刘烨光着身子站在浴室里,满头黑线。


“哎刘烨,我帮你拿吧。”胡军看不下去了,这一大一小可真是……


很久很久之前,一起拍《蓝宇》的时候, 胡军知道刘烨总是把内衣裤放在行李里边的一个内夹层里。


他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记得。


果然,还真就放在那儿。他随便给挑了条蓝色的,走到浴室边上敲门,刘烨从门缝里露出小半张脸来,把内裤接了然后嗖的一下关上了门。在门后传出他闷闷的,听着有点儿不好意思的声音:“谢谢师哥。”


其实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都是男人,他该有的胡军都有。


但是刘烨就是,忍不住的,在师哥面前,会害羞。


就像十几年前,那个青涩颀长的少年那样。


胡军进浴室的时候,淡淡的洗发水香味儿还没散尽。


还是那种熟悉的洗发水的味道。


那时拍蓝宇,陈捍东埋头在蓝宇颈间贪婪的呼吸时问他:“还用以前那种洗发水呢?”


现在胡军也想问。


还用以前那种洗发水呢?


真香。



胡军出来的时候,两孩子已经在床上睡着了,诺一的手脚乱七八糟的缠在康康身上,而康总竟然没挣开来,睡的很香。而刘烨正试图把自家粘人的洋娃娃从总裁身上扒下来。刚挪了诺一一只手臂,小家伙哼唧一声又啪嗒一下缠过去,一副死都不愿松手的样子。


“哎,没事儿,别吵醒孩子,”胡军扯了毛巾擦头,声音压低了。“咱两凑合睡吧。”


刘烨愣了一下,硬是挤出一个看似爽朗的笑容:“行。”


酒店的床不算小,可当两个大男人都躺在上面的时候,就怎么着也嫌小了。


关了灯,刘烨僵硬的平躺在黑暗里,一动也不敢动。稍微动一下,两人的胳膊准碰在一块儿。他的鼻翼间充斥着胡军身上荷尔蒙的气味,很熟悉-----怎么能不熟悉,他迷恋了十几年,从没忘记。


你说当年蓝宇怎么就能那么拍。


刘烨自己后来看过很多遍蓝宇。他晓得那时候自己的眼睛里,是真真切切的涌出了爱意。是蓝宇对陈捍东。也是他对胡军。


感受着自己压抑的呼吸,刘烨苦笑了一下,看来今晚是不用睡了。


就这么躺着胡思乱想了好久,胡军的呼吸平稳的传入耳中,刘烨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眼前就是胡军的脸。他有些老了,可是魅力不减。有些男人像红酒,放的越久越醇厚芬芳。胡军就是这样的男人。


也只有在黑暗里,刘烨才敢睁大了眼睛仔仔细细的用目光描绘自己心心念念的师哥那硬朗的五官。从眉毛到嘴唇,他怎么就看不腻,怎么久忘不了。


这一看就有些痴了。


怎么办。刘烨的睫毛颤了颤,他想……吻一下他。


 就一下。轻轻碰一下。师哥不会发现的。


鬼使神差的,他真的就一点点凑了过去。那么小心,像是怕惊动了一谭湖水。


可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凑巧。


就在刘烨离那两片颜色浅淡的嘴唇只有几厘米的时候,胡军突然睁开了眼。


刘烨猛然怔住了。两人就在呼吸交织的距离里一个尴尬一个疑惑的对视,直到刘烨一下子回过神来,鼓起勇气飞快的用自己的嘴唇碰了下胡军的,很轻很浅的一下,然后迅速缩回了脖子。


他的脸一下子烧红了,滚烫滚烫的。两人就这么长久的对视着,刘烨眨了眨清亮的眼睛,呐呐唤了声:“师哥……”


胡军一下子凑过去,重重的吻住了刘烨的嘴唇。


刘烨闭上了眼睛。


他们在黑暗中接吻,缠绵的渴求对方的唇舌。胡军捧着刘烨的脸,摸到了满手滚烫的眼泪。


“哭什么呢,嗯?”


胡军搂紧了怀里的人,轻吻刘烨的耳朵,声音像竖琴最迷人得低音部分。刘烨的脸贴着他结实的胸膛,呼吸间尽是他的味道。


也老大不小了,他还在师哥面前掉眼泪,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可是,可是。


可是很安心。


这么多年了,那种思念就像越扯越长的线,在生活的角落里冷不丁的蹦跳起来,让他心痛如割却不得不佯装潇洒。


在跟师哥一起录制爸爸去哪儿3第一期的时候,他一看到他就五味陈杂。他想扑过去亲亲热热的抱紧他,却又想落花流水的逃跑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


就连他的儿子,诺一,在第一次见到康康以后也是不知为什么就那么黏糊,明明都不熟,明明没有掺合他们的过去。


难道喜欢这东西遗传吗。



“赶紧睡吧。”


真好,师哥的声音就在耳畔。他们彼此相拥,如同最最甜蜜的爱侣。


这就够了。


他这些年,念也念了,痛也痛了,无非就是想想现在这样,和心爱的人相拥一次,共享近在咫尺的呼吸。


也许醒来后一切又将两样。当阳光再一次普照大地,他刘烨也还是那个嬉皮笑脸的人。他们也不过是朋友,是同行,是孩子的父亲。


但你知道的。久旱的地土,只得一滴清水,就可以复苏。


于他而言,这就够了。

那些年我看过的军烨文

_小白二喵_:

我来乐乎有一阵了,正好今天闲着没事,总结了下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军烨圈好文,给后来的小伙伴指个路~

我平常刷lof不要勤,记性还不好,所以一定会错过很多好文的,如果不全大家不要嫌弃哈,还可以把我没写到的发到评论里,给大家都安利下~


军烨Au

命中注定by荷处(古风)
星辰by清明那个洛书(古代生子)
无人之境(师生)、腻味(包养)by妖二三
我和我的爸爸by只能倾诉的情肠(微养成)
早春的树by无颜与小千(柳树精)
庸俗爱情故事by臧无(上司与下属)
山水胡同by哦(小邮差)
群演的自我修养by小马(反穿越)
一个夏天的童话by小马(师兄弟)
易燃易爆炸by臻子(黑化烨)
南方、傻瓜by吾乡之岛(超好看!)
似是故人归bycasaluc lof上的转载: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少爷by烨落军怀(反穿越)
圆圈by耳棕(破镜重圆)

军烨拉郎

似水柔情by清明那个洛书(曹楠x方镇东)
他的情人by摇曳一舟(陈捍东x龙小羽)
吾心归处by烨落军怀(薛十三x元祥)
拂晓by风裳vitally(史小军x龙小羽)


现实向

被遗忘的十五年by烨落军怀(微现实)
尘埃落定by迷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换一个角度byl&h
我们的年月by林个
无解之伤by伊小玟
一诺一世,皓首长康by红烧肉白月光
true blue、can you imagine nothing by阿斯巴甜与盐
(肉)
where have you been by as long as you find me
久旱by退路。
今夜by陆小仙
父亲的庭院by吾乡之岛


东宇
高桥玫瑰by哦(虐)
爱,于无声处by只能倾诉的情肠(胡军x蓝宇)


军烨的几个活动:
恋爱三十题、虐不转甜不让过年、水果三十题、2016军烨生日贺文接龙、跟着我左手右手一起点点点(这个搜军烨民间小组可以搜到)这些活动里都有很多好文,我就不仔细说了,大家可以搜下tag


好多作者都有很多很好的文,都写下来怕地方不够,就举这些啦,可以看看作者其他的文,也都很不错。
另外因为好多作者都不怎么在乐乎出现了,我就不艾特打扰他们了,大家想看就自己搜下吧~


ps如果哪位作者觉得不妥,私信我我删除~